昨天晚上我实在是饿的不行了。口袋里又没有钱去买点东西来吃。没有办法。 顺手拿起了一把刀。走到了大街上。想看一下。那里有食物。
  知道我们这个时代最可悲的人物是谁吗?那就是我们这些生活在人群中的灵魂,白天,我们披着人皮和所谓正常的人类在一个团体里一起生活呼吸,吃着猪肉羊肉牛肉鸡肉等等我嚼着都没有味道的所谓的肉。我不能吃蔬菜,因为那样我会吐。我吃过一次,那一次的结果是我吐出了将近半斤的胆汁。人类好象是这样的叫这样绿色的液体,但是它对于我来说是致命的。那次,我躺在我女朋友的床上整整恢复了半个月,她时时刻刻的照顾着我,喂我喝那些补品。里面有红枣、人参、乌鸡还有其他的滋补用的东西。最后我好了。其实,我的女朋友一直都不知道,最好的滋补品,是她自己!
  我的食物就是人!
  有段时间我比较喜欢吃小鸟,这个年代的北京已经很不容易找到那些小鸟了。小鸟都被污染的夜空吓跑。它们知道。在这里下去。吃掉它们的人会越来越少。一直到那天,我都很少看见鸟了。我知道,我还是吃人吧。中国人很多。我有选择的机会,我会吃掉我的食物,在我任何肚子饿的情况下。
  我饿!所以我吃!
  很快我就看见了我的第一个食物。是一个女人。穿着黑色裙子。裙子包裹着她已经有些肥胖的躯体。她很招摇的在路上走着。她的行进速度不是很快。我在后面跟住了她。一直跟着。心里默默的计算着应该在什么地方下手吃掉她。
  要把她打晕。把刀刺入她的胸口。我是这么想的。
  不知道她的味道如何?我吸了一下快要留出来的口水。手里握紧了刀。
  但是我没有吃到她,这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竟然被一辆110警车给带走了。
  车停在了她的身边。我听见那个警察在问她的话。
  警察:“你这么晚干什么呢?”
  黑裙女人:“没有没有...”我听见她的话有些河南的口音,有些结巴。
  警察:“你带身份证暂住证了吗?拿出来。”
  黑裙女人:“今天忘了带了!我马上就回家。”
  警察:“你废什么话,上车上车!”
  黑裙女人乖乖的上了110。我隐约的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撕打声。
  我今天遇见的第一个食物,在中央电视台的前面,就这样的被警察带走了。他们一点都不体谅一个好久都没有吃上饭的男人的心理。
  “***,白跟了这么长时间。”望着110远去。我心中暗骂着。这个时候,我看见了我的第二个食物!
  他是一个男人。个子不是很高,但是看上去就知道味道很好。我已经感觉到我的胃在接纳他的肉时所发出的声音,可以感觉到我的喉咙在吞食他胳膊时嘴角留下的汁液和点点的血。我咽了一口唾液,紧紧的缓慢的跟着他,“注意,不要让他发现。不然的话,我的刀就没有那么好出手了。”我在提醒着自己。
  他骑着一辆自行车,速度很快,我近乎于小跑着才能跟的上他。
  他还在特意的吹着口哨,他不知道。我!在他的身后,准备吃掉他。
  夜晚的长安街很漂亮,昏暗的橘红色的灯光散散的落到了他的身上。给他上了一层诱人的光环。就象.....我想想....就想烤鸭身上的那层亮晶晶的油,要不然....就是涂满了番茄酱的披萨。我又咽下了一口唾液。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他是属于我的。我把刀紧紧的攥在手里。
  他的向西骑去的。路过了公主坟,路过了万寿路,还在一直向前骑着车子。我紧紧的跟着他。没有办法。这里的人太多,灯光虽然昏但是足以让我被人们发现。那样。不知道下一顿晚饭在那里了。
  但是我的胃已经开始抽搐。并且一阵阵的往上冒着酸水。口腔里的黏液让我感到非常的不舒服,我大口的喘着气。紧紧的跟着他。
  他竟然在吹羽泉的“冷酷到底”,说实话,他的口哨吹的真不错。我也有点想吹了。很长时间没有吹过口哨了。这个世界太慌乱。正如他一样,你在幽闲的时候,可能你身边已经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你的脖子。吃掉你。
  他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去吃掉他,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被人吃掉。吃与被吃本来就是一个选择,在那个时候,你能做出的。只有是吃掉。吃掉,吃掉你的爱人,你的同志,你的父母和你的家人。
  他拐进了小路,已经快到了老古城那里了。我知道,那里还有平房。那里有些胡同根本就没有灯,他完全在不可能知道的情况下被我杀死吃掉。我拍了拍已经瘪瘪的肚子。似乎自我安慰了一下。
  我快步跟上。离那个男人越来越近了。
  他走进了一个胡同,太好了,我就是要这个机会。
  胡同里他逃跑的力量肯定会大大折扣。而我活动灵巧的身体必然会在关键的一刻给他关键的一刀。
  我仿佛已经开始在咀嚼着他的肉。并且想象着如何的吃掉他才是最节约的办法。
  我一闪身跟进了他骑进去的那个胡同。
  我看见了什么!天啊。
  那一刻我的血脉暴涌。怒气升几乎无法克制的地步。
  我的食物被三个人,三个年轻的人围住了。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长长的匕首。有血槽的。一个年轻人用刀抵着我的食物的脖子。
“你丫给我放老实点,快把身上的钱都给我拿出来。还有手机呼机手表。不然老子今晚就把你挂这儿。”
   我的食物颤颤抖抖的开始从口袋里往外拿东西。一个钱包,手机。手表。
  “去你妈的臭傻B,你丫蒙谁呢,拿哥几个当孙子玩啊。”领头的那个人一脚把我的食物踹到在地上。抓住了他的脖子,一拽,把他脖子上的项链拉了下来。“快点,手上的戒指,快点给我拿!”
  黑暗中我看见一阵耀眼的亮。
  “是刀!”我对自己说。
  我的食物发出了一声惨叫,我看见了那个年轻人快步的把刀从他的腿上拔出。快速的跑着。一边跑一边喊:“你丫要是敢和条子说的话我天天晚上堵你小丫的。非整死你不可。”
  我的食物半躺在地上,呻吟着。我心中一阵欢喜。现在是我最好的时机,我只要现在过去就可以完全不费任何力气的抓住他给他致命的一刀。我感觉我都快疯了,我抑制不住强烈的心跳。快步的走了上去。
  突然,有一户人家开了门。然后是第二户,第三户。
  “***,全是他的叫声。”我心中诅咒着。“刚才那个流氓为什么不杀死他。”
  看着就在眼前的食物被人们围着。询问着。
  我转过了身,胡同还是很黑暗,但是我知道。他今天已经不属于我了。这些该死的所谓的好心人。我知道你们刚才都在门的后面,为什么刚才小流氓抢他东西的时候不出来,等他们走了你们才出来做关心他的样子。
  这就是人,该死的人。
  这就是我的食物,应该都由我去吃掉的食物。
  这真是一个失败的夜晚,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万寿路上寻找着我的食物,胃因为许久没有进食而抽搐起来。胃酸开始往上涌,我能感觉到胃在一点点一丝丝的抽搐着,折磨着我。天快亮了,我也要回到我的家里,看着马上就要升起的太阳,我诅咒着。
  刚才我又看见两个食物,但是都没有把握住,两个食物都是女孩子,女孩子的肉比较好吃,我一直很喜欢。
  第一个女孩子发现了我在跟她,迅速的打了一辆Taxi走了。我看着离我远去的车发出的叹息,没有办法。
  在天快亮的时候我发现了第四个食物,也是一个女孩子,好象是刚刚从外面玩完了回来。穿的很鲜艳的衣服,粉红色的吊带衣,象花瓣一样的七分裤。穿着很粉色精巧的凉鞋。露出的脚指甲涂上了让人醉了的紫。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我象她肯定是我的食物了,但是我还是没有吃到她,因为……她的手机突然响起,她似乎在说着一些什么,离的太远了,我听的不是很清楚。
  她打完电话以后回头看见了我,我也看见了她。她的眼睛很漂亮。我在想,如果要吃她的话一定要把她的眼睛留下来作为纪念,不知道我的福尔马林还有多少。把一双眼睛泡起来应该还是够的。要三号凹刀来挖她的眼睛吧,这样眼睛上的眼睫毛还可以保留下来。嗯,不错,就这样干了。我一边看着她一边想到。
  她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我很着急,因为天马上就要亮了,徐徐升起到太阳已经发出光芒。快走啊,你要回家的,我想着。但是她一直在路边等待着。
  突然一辆奥迪2000停在了她到身边,她很熟练到打来了车门,然后坐了进去。车子走了。"去她妈的!王八蛋!"当时的我几乎发疯,我,被饥饿折磨着,她,我的食物。她却离我而去。
  我到嘴边几个食物都离我远去,我已经有二十四个小时没有进食了。饥饿疲劳双重的折磨着我脆弱到神经。我真的不行了。我要回去了,我没有办法在继续寻找我的食物。
  拖着疲惫的身体我走回我的房屋,在黑暗的房屋里寻找着看有没有可以吃的东西,没有,什么都没有,我打了一杯凉水,一口喝了下去,凉水更强烈到刺激到了我的胃。我忍不住的呕吐起来,爬在车厕所的马桶上,干呕着,胃里什么都没有,是吐不出来东西的。但我还在不住的抽搐着,呕着。
  我艰难的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开始无聊,睡是睡不着的,因为饥饿一直在折磨着我。我没有办法入睡,让我忘掉肉体上的痛苦。
  “嘀啦嘀哒嘀嘀哒……”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爬了起来,拿起了电话。
   “喂,你好。”
   “喂,李梁?快上网,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Flash。我给你发过去了。”
  打电话过来的是我的一个朋友,我几次想吃掉他,但是没有成功,他老洗澡,太臭了。
  “好的。”我抚摩着自己的胃,对他说道:“没有问题。等着我。”
  “一会QQ见。”说完他挂了电话。
  我努力的走到了电脑前,打开了电脑。拨号上了网。进入了QQ。
  刚登陆上去就看见我的消息的小喇叭在不停的闪耀着,我点击了一下。弹出了一个小对话框,上面显示着:用户81469522将你加入好友名单。
  我顺手把他也加入了好友名单里面。QQ上就是这样。什么时候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人把你加为好友。这个也正如人生。在你未来的那一刻,你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加我为好友的这个人是一个男人。至少头像上是一个唐老鸭的造型。他的昵称叫笑笑。看着他我也想笑笑。无聊。突然间我想到了什么,这个想法刺激着我萎缩的胃,我知道,我要吃饭了。
  他在线!我已经快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跳了。我双击了他的唐老鸭头像,在弹出的对话框里打下你好两个字。刚开始都是这样的。你不知道你的电脑对面坐的是谁。记的联想的广告做的不错,有一只可爱的猩猩在电脑旁玩的很开心。他我的食物他也不知道,坐在电脑旁和他说话的这个人正准备把他当做食物吃掉。
  “呵呵……”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仿佛笑声可以减轻我的胃疼。“我这算那一顿饭呢?晚饭、夜宵还是早点?”
  他很快就有了反映,闪烁的鸭子头像一闪一闪的。 “你好。一夜没有睡觉吗?”
  编一个什么理由把他骗过来呢?我一边想着一边击打着键盘。“en,我刚刚和我女朋友分手,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别,哥们,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再找一个就行了。” “可我还是想她。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她。别的女人我根本就看不上眼!” “哦,是这样。那你自己保重吧。” “没有什么,兄弟。陪我聊聊吧,我一静下来就会想起她。” “OK!no problem!” “谢谢你,好兄弟。你怎么也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啊?” “我是上夜班的。一会就下班回去睡觉了。” “哦,那你应该是负责网站之类的了。对不对?” “对啊。呵呵,你还比较聪明嘛。你今年多大了?” “我二十五了。你呢?” “那你比我小,我二十七了都。呵呵,我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你着什么急啊。”
   “我现在特别想喝酒。但是却找不到人。我这个月休息,本来还以为可以陪她好好出去玩一玩呢,但是没有想到却成了这样。”
  “别伤心。你再给她打过电话没有?我帮你想想办法。”
  “打过了,但是她没有接,我打了好多次了。我现在就是想喝酒。”
  “老喝酒对身体不好,再说你喝酒也解决不了这个事情的发展啊。”
  “我只想醉一次!”
  “多喝酒对身体不好的,小心点自己的身体。有了身体就会好好努力工作,好好工作就有了钱,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都会来的。”
   (**!这个傻B还和我讲这些道理,你如果不来的话我就没有办法喂饱自己的胃,没有办法喂饱我的胃我就没有好的身体。那样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自嘲的在脑海里回答着他的问题。一边给他打下回言

下页(1/5)
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