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我对这个世界真的已经无话可说了。

  我的性启蒙来源于一部香港的3级电影,那个时候我读初中——整个“东北乡”唯一的一所中学。学校大门前有一个小卖部,我们平时攒点零花钱到那里买一点辣酱什么的。老板很会做生意,什么流行他搞什么。刚开始是那种插卡插在小霸王学习机上的电子游戏,后来他又买了一台录象机,搞几部带子,学生点什么他就给放什么。

  那是中考前不久的一个晚上,作为一名全年级排名前三的好学生的我感觉真的是成竹在胸了,很是想放松一下。于是我就和一个复读生一起去了学校门口的小卖部看录象。小卖部的生意不咋地,就我们两个人。记得老板先给放了一个武打片,那是我第一次看录象,觉得刺激死了。可和我一起看的那个复读生却觉得不好看,不停地跟老板提意见,老板可能也被他搞烦了,说:“来,我给你换个好看的!”我当时不知道,那一刻,竟然是我性启蒙的开始。

  影片的具体情节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但有两组画面我至今没有忘记。一组画面是一个B社会的老大和他马子在酒店的床上ML,使用的姿势是侧卧式。影片的导演很有水平,镜头只交代了那个(此处作者删除12字)的马子在被子外面露出的屁股有节奏的前后摆动。我年少的心就在这摆动中迷乱了,那是多么雪白的PP啊,饱满,硕大,让人(此处作者删除4字),让人……后来好象是pol.ice来了,要查他们私自藏枪。当时女主人公对pol.ice说的话让我现在还记得“查什么查啊,我们是在做〈!>爱,又不是做战”。那时我天真的以为,这将是我这一辈子听到最强大的台词了。

  第二个画面是这个黑帮在街上抓了三个少女,吊了起来,由老大的三个马仔负责猥琐。女孩被一件一件的往下扒衣服。最后只剩下内衣内裤,但不知道导演怎么想的,三个马仔突然集体放慢了速度,怎么扒也扒不下来了。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七、八分钟,急的我手心都直冒汗。可能他们老大也看不下去了,拿出手枪走了过去,把手枪往女孩的下面一插,(此处作者删除9字)。然后搁着内裤砰、砰、砰三枪,就把我想看全裸女人的梦想彻底击碎了。

  看完了那个片子出来,夜已经很深了,冷风一吹,我身体的燥热消退了不少。我突然有了一个十分理性的想法——我该找个女朋友了。

  那一年,我14岁,距离第一次梦遗的到来还有1年零3天。

  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孩就是在我那样的想法中出现了,她叫景佳,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那时候我的家在农村,她的家就住在中学所在的乡里。现在想想,她也是不折不扣、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可当时我并不这么想。她是“乡”,我是“村”。她是比我高一个级别的单位啊。这有点象穷小子爱上了豪门千金的感觉,我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而且这个想法一度让我激动不已。

  14岁的恋情是独特的,喜欢上一个人和被一个人喜欢都好简单,就是上课的时候不停的望对方几眼。慢慢的,双方就能对上目光,进而读懂对方的目光。

  但初中生涯留给我们眉目传情的时间真的太少了,直到中考之前,我从感觉到喜欢上她到各分两地总共才相隔15天。这期间最难忘的一次就是,有一天下晚自习,外面很黑,冰天雪地的,她脚下一滑,"唉呦"一下。我马上忙乱的去扶她。手就不经意的碰到她最骄傲的地方了。15岁少女乳房的感觉真的值得铭记一生。有点硬,但是弹性很好。不硕大,但拥有完美的曲线。

  那种撩人的感觉让我回味了好久,甚至在中考结束后,我依然还觉得手上存留着那种触摸弹性、紧绷物质的感觉。

  我的第一次梦遗来自于和景佳分隔两地后的第353天。初中毕业后,我考进了县城唯一的一所省重点高中——平山市第一中学!而她却留在东北乡中学里复读。

  那是一个周日的中午(是的,是中午,不是晚上)。我和同学们看了一个通宵的录象,录象很精彩(以现在的角度来看,最多是2.5级别,只露(此处作者删除4字),下面(此处作者删除4字)都看不见),我记得就是那晚看了一个名为《换妻档案》的片子。通过影片的展示和教育。我终于见识了全裸的女人。我也终于知道女人和一个男人做完之后,可以换一个男人来继续做,那是一个让人兴奋异常的通宵。我是怀着尚未消退的兴奋在朝阳升起的时候睡着的。

  不知道睡了多久,开始感觉有个女人在我身上噌来噌去,后来她竟然来玩我的胯下的小东西。周围朦胧中还有其他的女人,在说“真滑啊”。紧接着,我就产生了憋尿憋不住的感觉。我猛的一下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但那尿却猛的一下喷出来了,然后是一个收缩,紧接着一个更大的喷射。然后(次处作者删除33字)又是 一个有力的收缩,才把所有的物质喷完,我感觉我整个人飘在半空中了。

  但内裤中一种热热的,粘粘的感觉让我回到了现实。我猛的一下醒了,偷偷掀开被子,看着几乎全部湿透的内裤,我知道,我已经是个男人了。

  其实直到现在我还很怀念15岁那年的第一次遗精,那么有力,喷射的那么长久,我想,如果当时能收集起来,那精子一定有小半碗那么多。

  这次遗精过后,让我想起了景佳。是呀,来县城将近一年了,仅有的几次回家也由于乡中学和我家的距离而没去看她。其实,更主要的是,县城里新鲜的东西太多了,最开始我记得是看录象,后来是打电子游艺机。我比较喜欢玩的是《三国志》和《街头霸王》,再后来又开始打桌球。总之,对一个农村来的孩子来说,县城就是天堂,我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找机会逃课了,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只是幼稚的觉得,似乎爱玩、好玩、玩出名气的男生更受女生的关注,甚至更受女孩的喜欢。当时我们一起玩的几个同学大多都有女朋友,我常半自嘲半认真的对他们说,我有女朋友,在老家读初中呢。其实我说这话的时候特别没底气,15天,连手都没拉过的女孩算女朋友么?

  那年的暑假,我去看景佳了,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气氛甚至有点尴尬,后来似乎双方都找不到什么共同的话题,我们就说再见了。一年的时间,各自处于不同的环境,把原本可以用眼神沟通的两个人变得连用语言都无法沟通了。这一度让我十分郁闷。但更让人郁闷的事情在随即的不久就接连发生了。那年的暑假,学校邮寄来了期末考试的成绩单,全班54名同学,我第40名。对于一个从小到大没跌出过全班前三名的我,40名的名次无疑是奇耻大辱。更重要的是,我根本无法向父母交代。收到学校来信的那个下午,父母都不在家,我一直痛苦地思考如何向他们交代。我是个聪明的孩子,真的。最后的结果可以证明——我用透明胶布把名次一栏的40慢慢粘去,改成了醒目的26,然后用一大条透明胶布把成绩和名次栏一起封住。

  晚上父母回家的时候,我似乎还有点骄傲的把成绩单递了上去,甚至还没忘记说一句“我们老师还真聪明,怕我们自己改成绩,特地粘上了胶布”。

  上帝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我在对父母说完那句话后,就彻底跌入了堕落的深渊

  我的生活从高二开始变的一团糟。因为我迷上了两样很可怕的东西,玩老虎机和酗酒。不过我也有了新的发现,那就是在跨下的东西发怒的时候,你不停的磨擦会有很舒服的感觉——我学会了手淫。我的手淫生涯基本经历了三个阶段,一、XX主义初级阶段——主要特征是每次弄完小弟弟就会很痛.由于不会掌握角度和力道.总是磨檫得过于用力,勃起的时候到感觉不到什么,一旦软弱后疼痛感就上来了.二"XX主义高级阶段——主要特征是会经常去看通宵录象,既然是通宵,自然过了零点后就老板就开始放毛片给大家提神了,我读高二那年平山县的色情业开始飞速的发展起来,不仅开起了洗头房,而且日本和欧美的真正A片也开始纷纷上映。厅里很黑,只要你找一个靠屏幕远点的地方没人能看到你在干什么。我常常是带好了一包香烟,过了12点,就把裤子偷偷的褪下来,一边欣赏外国美女们给我带来的感官刺激——抽拉,进出,吼叫,喷射;还有樱桃、鲍鱼、黏液、后菊。一边用右手挑逗自己的JJ。我就把自己想象成银幕的男主角,大力的,残暴的征服这些外国的女人。那个时候,一个通宵下来喷射三次是最少的,最多的一次是手淫7次。现在回想起来,那是多么强大的一个年代啊!美中不足的是,虽然已经能很好的控制手的角度和力度,但没有丝毫的技巧,只有快速的上下滑动,争取第一时间将乳白的液体喷射出来。第三个阶段就是实现了共X主义。我开始掌握了如何能使自己更加舒服,如何能更持久。甚至我总结出了睡在寝室的上铺手淫如何控制床的晃动。步骤如下,1、平躺,右手在小JJ上缓慢滑动,一段时间后用手指刺激冠壮沟,你开始极度兴奋。这时你要翻个身。2、趁翻身的时候,右手紧握JJ快速摩擦。这时床虽然会晃动,但别人会以为是你翻身造成的,快速摩擦20秒后,转用手指刺激JJ的背面。然后用手紧握JJ,松开,握住,松开。如此反复。3、再翻身向上(回到步骤一的位置),趁机会快速摩擦,躺好后,双手一直不停快速刺激冠状沟直到身体开始绷紧。4、翻身成侧卧位置,想象班级某个女生,有时候也是景佳。快速抽拉,喷射在她体内。

  整个过程你的床只晃了三次,而且你都配合着翻身,因此基本不会引起下铺的任何不满和怀疑。

  感谢管理员,感谢MP。感谢不再河蟹我帖子的所有人!!!

  90年代初期平山县比色情业发展还要快速的是电子搏彩业,我最初迷上的是一种电子麻将机——雀帝。最初的时候游戏厅并不能靠此退币换钱,只是打了通关后看看电子美女脱衣服,可以说还是保持着游戏机娱乐的本来目的。但后来“雀帝”被一种叫“天开眼”的新型麻将机取代了,5块钱,20分,赢了可以退钱。我第一次玩的时候就赢了整整5块钱,老五块,土黄色的,上面好象是两个带着毛皮帽子的蒙古人,我把这自己赚到的五块钱放在手心里足足攥了大半天,把两个蒙古人蒙的满身大汗。我觉得,我终于找到发财的办法了,我甚至梦想,不远的将来,我将成为平山市的第一富豪!

  如果事情就一直这样下去,我的人生依然不会是现在这样,直到现在我还坚信,如果没有后来的疯狂,我凭借自己聪慧的头脑依然可以考入国内的知名大学。但随着一种名叫“大富翁”的电子赌博机的出现,我以上所说的一切都只能是梦想了。

  “大富翁”给我的高中生活带来的是传奇,最开始玩的时候,经常可以中到四条,那时候一个四条就价值60块钱。是普通工人日薪的6倍。我的运气也出奇的好,几乎每玩必赢,在连续赢了几次后我已经把成为平山县的目标调高为黑水省的第一富豪了。

  我那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就在那一个个四条中被游戏城的老板牢牢控制在手中了。我能知道的只是——有了钱,就可以吃我一直想吃的羊肉串,20块钱,40串,爽爽的吃,一圆我儿时的梦想。

  上帝不会每天都让你过好日子,不然上帝也会眼红。

  太不太监不是我能说的算的,要管理员说的算,我的帖子已经在MP被河蟹几次了。否则我也不会跑别的地方发了。

  MP本来是这个帖子的首发地,硬是把我逼到天涯去发了。现在好了,两地可以同时直播了。

  我开始迷恋上喝酒了,因为在喝高的时候,我总能完成从债务人到债权人角色的转换。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还是认真的制定了还款的计划的,可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大富翁”的游戏似乎也不象刚开始的时候那么顺利,中四条的几率每天都在减少,偶尔中了一个,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投入80块了。80中60。妈的,债务变成1020了。

  那段时间我的心情大恶,但还没有到崩溃的地步,因为我想起了景佳,一个夜夜光临我的梦的女孩。她对我是那么好,不仅经常来梦里看我,甚至有好几次,她还为我解决了生理上的问题。虽然每次醒来后我都纳闷,明明射进她洞洞里的精子怎么会粘在我的内裤上。

  我决定去看看景佳了,我读高二的时候,她已经考上了高台镇的一所普通高中,这期间,虽然我们没有见一次面,但一直有书信往来。那个时候寻呼机刚刚在平山市出现,好象是2000多一个吧——说两次“李小花,我爱你!”的价格。对于穷学生来说,自然我们的沟通方式就只剩下了书信了。不过对于性格有点内向,不善于语言而善文字的我来说,书信其实再好不过了。平时不敢说的话在信中敢

下页(1/67)转
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