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黎明的曙光照亮这个房间的时候,我被温煦的阳光悄悄的抚摸醒了,揉揉睡意正浓的双眼,突然我感觉到这个房间并不是我的房间,这是妹妹的房间,我怎么到她的房间睡来了,我有些诧异,突然看见在我的身边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年轻女子,我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了看,是我的妹妹小小,我掀开了被子,看到雪白的床单上那么刺眼的一滩红色,我再一看自己也是寸缕未着。顿时我感觉大脑一片天昏地暗。我怎么做了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那可是我的亲妹妹啊。有血缘关系的亲妹妹。同父同母,相依为命的妹妹啊。我怎么可以这样。赶快趁妹妹还在睡梦中,我仓皇的收拾起在地上扔着的自己那凌乱的衣服狼狈的离开了妹妹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昨晚的事情怎么回事啊,我的脑子里面一点的印象都没有了。躺在床上,我仿佛虚脱了一般。浑身冒着冷汗。我拿起了桌子上的镜子,看着镜中那憔悴的自己的面容。大军,你都干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啊,那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我不禁抽着自己的嘴巴。

  脸被抽红了抽肿了可我仿佛已经不知道疼痛了。

  慢慢的我仿佛回想起来了昨晚的事。因为相处了五年的女朋友芳芳昨天正式和我分手了,理由就是相处了五年,可是我在这个城市里还是没赚到一所属于自己的房子,她已经不能再等了,最开始是觉得我是一只绩优股,可是没有想到等了五年,这只绩优股还是没有升值的动向,她不能再委屈自己了,选择了和我一刀两断,因为经受不了这种打击,下班后我就一个人来到了楼下的饭馆。点了两个菜要了一瓶酒,就一个在单间里面喝了起来。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小给我打了电话,小小听说我在那里喝酒,在电话听出来我喝多了,就连忙过来看我。

  小小是我的亲妹妹。在我20岁的时候我们的父亲因为一场急病,很快离开了我们,父亲走后母亲也因为思念父亲,不到半年也离开了我们。留下我们兄妹两个在这个冷漠的世界里相依为命。小小为了让我这个当哥哥的读完大学。高中还没读完就去了广东的一个厂打工,用赚来的钱供我读完了大学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上海。把小小也接了过来,我租了个两室的房子,小小和我每人一间房间.小小在一家超市做收银,我则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每天的我除了工作就是围绕着两个女人生活,我妹妹小小和大学在一起的女朋友芳芳.

  就这样一晃几年过去了,因为我这个当哥哥的还没有结婚.所以妹妹小小也一直没有找男朋友.因为小小长的很漂亮,人又温柔能干.工厂里很多男孩子都在追求她,可是她都没有答应.她想等我结婚了再去想她的个人问题.所以我们一直在一起相互照顾,相互关心,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小小是我最亲近的人了.

  当小小听到我和芳芳分手的消息后,就给芳芳打了个电话,可是芳芳告诉了小小,我和她已经不可能了,她已经在我身上浪费了五年的青春,不会再浪费了,一个女人一辈子有几个五年.小小在电话这边哭了,对芳芳说,"芳芳姐,你也知道我哥哥这几年对你的心,不要这么轻易放弃好吗."可是芳芳把电话挂断了,再打就是关机,接着小小就劝我不要喝酒,可是我的心当时万念具灰,到了一大杯白酒,一口气就喝了下去.小小看到我这么喝吓坏了,因为我平时是滴酒不沾的.小小也到了一杯,说:"哥哥,爸爸妈妈都离开了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了,你不要这样好吗,你这样,你让小小怎么办啊.你不要小小了吗.你要是想喝酒,小小陪你一起喝."说完一口气把杯中的酒喝了,又走出房间又点了一瓶,回来打开了,说哥哥,你要是心里不痛快,想喝酒,小小陪你一起喝.说完又给我到了一杯,把自己的杯子也满上了.和我碰了一下杯,就又喝掉了,我也把酒喝掉了

  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喝完的,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到家的.只记得恍惚中我看见了芳芳,我以为是芳芳原谅了我,来看我,我就抱住了芳芳,向她哭诉我离不开她,意乱情迷中我和芳芳又象从前那样睡在了一起,难道是我酒醉之后把小小当作了芳芳吗,把自己的亲妹妹当成了女朋友而发生了关系.

  都是酒惹的祸.可我再怎么喝多我也不能原谅自己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啊.面对着镜子里面自己那红肿的脸,我一点都不痛惜自己,一会小小起来了,我该怎么去面对这个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亲妹妹,怎么去面对这个和我相依为命,同甘共苦的亲妹妹.到底我该怎么去惩罚自己这个罪孽深重的人.我该怎么去走以后的路啊......我无语问苍天,无语问苍天.......

3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