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的时候,我24,她19。

  我们只相差五岁,我们聊天完全没有代沟,但她仍然叫我爸爸

  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孩,有着妖娆的身躯和狐媚一样的眼睛,认识的时候是,现在仍是。

  那天在网吧里,她在来福岛网上看一篇小说,哭的稀里哗啦,眼睛红肿,却别有一番靓丽。

  我好奇,用眼睛撇去,是奈何做贼的一篇小说: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

  几乎所有没看过这篇小说在看到这个标题时,都会在心里辱骂作者,但仍会毫不犹豫的点进去,然后无法自拔的一气看完。

  这是一篇好文章的基本要素,从一开头就紧紧抓着你的心,奈何做贼做到了。

  奈何做贼我不认识,但却是我朋友的朋友,我当然也看过这篇小说。

  我不知道哪里鼓起的勇气,也许所有男人在面对一个看上去很无助的女孩时,都会燃气保护的欲望。我轻拍她的背,“没关系,还好这只是篇小说。”

  她转过头,眼睛扑哧扑哧,一颗泪正自划下。

  “你看过这篇小说?”

  “是的。”我点头,“不过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结尾是什么。”

  “为什么?”

  “如果你仔细看下去,就会发现,奈何做贼写到后面已经控制不住火候,线索越理越乱,恐怕他自己都不满意结尾。我当然也没继续看下去。”

  说完这些我突然很后悔。其实这个时候我完全没理由说这些,就好像一个人正在看一部悬疑电影,旁边的人却在喋喋不休的告诉你下一步会怎么发展,最后的凶手其实是谁一样。你恨不得掐死他。但不知道是出于炫耀自己的理智还是博学,我却说了出来。

  但她好像并没有表现出不屑,表情却由阴转晴。她笑了起来,“你可真像我爸,无论什么时候,都在挑刺。嘿,我能叫你一声爸爸么。”

  我一怔,随即明白。她在看过小说后,很期待能和小说里一样出现这样一个“爸爸”。就在这个时候,我恰好出现了。

  我也笑,带着调情的语气说:“不怕我不要你?”

  后面的事情呈现一片空白。每次做下什么热血的事情,我的脑子都是一片空白。但我仍记得,她的嘴唇真软,舌头真滑。我们就在网吧里相互拥吻起来。

  这是我们第一次的邂逅,后来,我们就搬在一起住了。

  她真的成了我的女朋友,她真的叫我爸爸爸爸。就像《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里的女儿一样对我撒娇。

  但我慢慢发现,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极力模仿那篇小说里的情节,包括吵架,撒娇,逛街,甚至做爱。我开始怀疑她只是想体验小说里体现的刺激。

  我发现她不是喜欢我,只是单纯的喜欢那篇小说。

  事情果然变得糟糕起来。

  那天我提前工作完回家,像往常一样掏出钥匙开门,却发现门被从里向外上了保险。我拼命砸门,我大叫着,开门,开门!

  我像一头发狂的狮子,手足并用。我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因为那时脑子是一片空白的。门开了以后,我看到她的头发散乱的被一根皮筋绑着,衣服乱七八糟,脸上红晕仍在。

  她惊恐的看着说,“爸爸,你……”

  我站在门口,最少盯着她看了五分钟,一字一句的说:“告诉我,你嘴边的白色液体是怎么回事。”

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