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安全的人,也许是最危险的人……j号楼保安

  一、新生活

  我新买的房子,在北京郊区回龙镇王爷花园,j号楼1门101室。

  这里远离闹市,空气好极了,夏季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虫子在爬,在飞。其中包括蚊子。我像爱女人一样爱着它们。

  这里的人很少,偶尔有人领着孩子蹒跚学步,或者牵着宠物狗溜达。甬道两旁是整齐的草坪和花圃。

  住宅区中心是一个人工湖,有喷泉,终日闻水声。

  这里的天特别蓝。我经常坐在小院里看天,那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小院围着木栅栏。

  有一次,一只蚂蚱竟然跳在了我的脚上。它受伤了,它那双健美的腿断了一条,我小心地把它拿起来,放到院子外的草地里。当时,有两只鸟站到木栅栏上,咯咯地叫……

  没有人知道我住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我这个新居的电话。我想让我的家变得封闭起来,不受外界一丝一毫干扰。

  我家的窗子上没有安防盗的铁栏杆,那东西不属于童话中的生活。

  这里,白天宁静得和夜晚一样,而夜里却有点吵,那是蟋蟀的声音。

  住宅区的路灯是传统灯笼的形状,灯光淡淡的,很安详,很温和。它们亮起来的时候,旁边的草木就变得更深邃了。

  二、保安J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越来越感到不安全了。

  我曾认真查找这种感觉的根源,却一无所获。

  天还是那么蓝,水声还在响,蟋蟀们还那么赖皮,但是我清晰地感到,正有一种巨大的危险潜伏着,正像藏在宁静的湖水里的一条鳄鱼。它一动不动,像一块班驳的畸形的石头,但是,它的阴谋和眼珠一起缓缓地转动。它的心脏保持着怠速。

  而我不知不觉,我的脚板在离它咫尺远的地方悠闲地走动着……

  这到底是怎么了?

  吃过早饭之后,我照常上班下班,为生存奔波。可每次一进入王爷花园的大门,那种可怕的感觉就爬上我的心头。

  这天,我开车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个人跳到我的车前,我赶紧刹车。

  正巧这一段的路灯坏了,还没有修好,黑糊糊的。

  我打了个冷战。

  我从车窗探出头,看见是一个保安,专门负责j号楼安全的夜班保安。他穿着一身蓝色制服,红帽子,红肩章,红腰带。他说:“先生,您不能再朝前走了,这里是人行道,请把车停到停车场去,拐个弯,费不了您两分钟的时间。”

  我有点恼怒,大声对他说:“下次你不要站在我的车前跟我说话!”

  他看了看我的眼睛,说:“好的,我下次站在路边。”但他并不老实,又补了一句:“您下次也不许再从这里走了。”

  我恨恨地一转方向盘,开向了停车场。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这些保安大多是临时招聘来的外地人,我估计,物业公司对他们的了解也只是一张身份证而已。而现在,假证遍地。可以说,没有人真正了解这些保安的底细。

  他是众多保安中的一个,他管j号楼,我就叫他保安j.他和其他保安穿一样的制服,只是他好像比他们邋遢一些。

  其实,他的衣服并不脏,我想我之所以觉得他有点脏,是因为他的牙又黑又黄。但是,我注意到他的手很白,像女人的手。

  那件事之后,我莫名其妙地感到我和他结仇了。

  其实没什么,他在工作,阻止车辆驶入住宅区人行道(以前,物业公司并不管这事,大家经常把车开到自家的楼下,一定是有了新规定),可能他阻止过很多人,可能很多人都对他发过脾气,他不会在意。

  可是,我还是坚定地认为我和他结了仇。至少,我已经在心里记恨他了。

  其实我是一个随和的人,跟人打交道,总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不知道为什么,我偏偏记这个保安的仇了。他说:“您下次也不许再从这里走了。” 我觉得他在有意和我作对。

  三、背后

  这天晚上,吃过饭,我和太太在住宅区里散步,说着与工作无关的话。凉风软软地吹着,天上的月亮凉凉的。

  “记得咱们原来租房吗?”

  “唔。”

  “三天两头搬家,唉,不愿再想。”

  “唔。”

  “我那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什么时候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唔。”

  “你怎么了?想什么呢?”太太问。

  “没什么。”我说。

  我一直在听我和太太的脚步声,我又感觉不对劲了,因为我觉得不是两个人在走。

  我是军人出身,经过那种训练的人,步伐总是跟同行的人保持一致。我听见我们的脚步声里,好像夹杂着另一个人脚步声,很轻,像猫一样收敛。

  我回头看了看,后面是一条石板甬道,两边是草。路灯幽幽地亮着。前面我说过,路灯一亮起来,那草木就变得更深邃了,此言极是。

  太太说:“女人要求高,是针对那种物质关系的男人。女人对她所爱的人,其实要求最低,她只要一种安全感。”

  我又朝后面看了看。

  男人之所以时刻没有安全感,就是为了女人有安全感。

  太太说:“你鬼头鬼脑看什么?”

  “你看看我脖子后有没有虫子。”

  太太在我脖子后拍了拍,说:“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和她继续走。

  她又说:“咱把儿子接回来吧?”

  “唔。”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根本没听见太太说什么,我又听见了那脚步声,比刚才还轻,像梦一样。

  我猛地一回头,果然看见了一个人——是那个保安j.蓝色制服,红帽子,肩章,红腰带。

  他没有躲避,他慢悠悠地走在我的后面,眼睛看着我。

  我怀疑我没回头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钉在我太太的腿上。她穿着一个大裤衩,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她的腿很美,连我都想看。

  太太好像察觉了什么,也回过头来。她看了那个保安一眼,又把头转过来,继续说:“他去他奶奶家有半年了吧?都把我想死了。你不想吗?”

  我没有心情谈思念。我有些愤怒,但是我说不出口——他是保安,他在巡查,这是他的工作。

  四、地下

  这天半夜,我被什么声音弄醒了。

  仔细听,不是蟋蟀,也不是青蛙,好像是猫的叫声。

  猫是抓老鼠的。

  老鼠在夜里出现,它没有脚步声,也不咳嗽。

  它偷粮食,咬衣物,还钻进人的被窝里吓人。你感到被窝里有个毛烘烘的东西,很凉,很滑,你一抓,只摸到一根长长的尾巴,就什么都没有了……

  由此,我们可以断定,老鼠是阴坏的东西。

  我们看不见它,因为它总是出现在我们梦的外面。那时候,我们是虚幻的,它却是真实的。

  它跑得像220伏特的电一样快。人类的速度远远没有它快,于是它胜利了。它不绝种就是胜利了。

  那么猫就是绝好的东西了。我们都不强大,我们都依赖正义。赞美就是依赖。

  既然猫是好动物,那为什么很多人都害怕猫?是怕它的眼睛吗?——猫即使眯缝着眼睛晒太阳,也处于备战状态。那双眼睛确实有点邪恶,可老鼠更邪恶,以毒攻毒啊。

  是怕它的爪子吗?猫的爪子确实有血腥气,可那是武器,任何的武器都不善良。

  我觉得,大家怕猫,是因为它半夜的叫声。

  一个人突然发出某种动物的叫声,那不可怕;假如某种动物突然发出人的叫声,那就可怕了。

  那猫叫太像小孩哭了。

  我竖起耳朵听。刮风了,我听不太清楚。

  太太熟睡着。外面没有月亮,她隐在黑暗中,我看不见她的睡态,只能听见她轻微的鼾声和偶尔的磨牙声。

  我越来越觉得那声音不对头——其实,那是小孩的哭声,不过是很像猫叫。我哆嗦起来,怎么都止不住。

  ——刚才是谁说人发出动物的声音不可怕了?

  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叫醒太太的,我不想让她看见我哆嗦。

  我披衣起床,站到卧室的窗前,那哭声好像不在这个方向。我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想到另外的房间听听。

  我家的客厅很大,只有臃肿的沙发和瘦小的茶几,显得有点空荡荡。新买的那个饮水机立在客厅一角,模模糊糊地看着我。

  灯一关掉,我就觉得那个饮水机在看我。

  我很疑惑,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念头呢?

  它比我粗一点,矮一点。它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它只不过是一台南方某厂生产的一台机器,有凉水,有热水,供主人随时选择……

  我三十五虚岁了。

  过去,我总是不成熟地说,我已经成熟了。而现在我不再说。这个年龄的眼睛像x射线,看穿了红尘一切——已经看到了人骨头,那还有什么隐秘吗?没隐秘,那还有什么可怕吗?其实,人心不叵测,美好看得一清二楚,险恶也看得一清二楚,就那样子了。这时候,人不可怕了,我突然对那个饮水机充满了恐惧。

  这是人类精神对物质的恐惧。

  我觉得,它才是真叵测。

  我不看它,穿过客厅,走进书房,伏在窗子上听,那声音好像又跑到了另一个方向。

  我立即来到儿童房,还不对。

  我又来到通向小院的落地门,风从门缝挤进来,像口哨。这时候,那哭声似乎更远了,断断续续。

  我甚至检查了卫生间和厨房。

  最后,我走过那个饮水机,回到卧室。当我刚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突然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是太太。

  “是我。”

  “你吓死我了!”

  “你也把我吓了一跳。”

  “你有没有听见……”

  “听见了。”

  她一下就抱紧了我:“我怕……”

  “可能是猫。”

  “我听不像猫。”

  “那能是什么?”

  “我哪知道……”

  我搂着太太,继续听那古怪的哭声。天明还很遥远。

  那声音越来越飘渺了,或者说风越来越大了。我希望那哭声越来越近,它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消失了,我的心放在哪?

  那声音不管你把心放在哪,哪怕你天天拿在手里去上班——它渐渐消隐了。

  太太小声说:“没有了?”

  我说:“没有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

  住宅区的人还是很少,到了晚上,一幢楼房没有几个窗子亮灯。

  甬道上,还有人领孩子蹒跚学步,还有人牵着宠物狗溜达。

  两旁的草坪一直没有长高,因为工人不停地用割草机给它剃头。那些工人的表情总是恶狠狠的。其实没有人欠他们的钱,反而是他们欠着别人的钱。

  喷泉还在没完没了地喷泉。我感到,那好像是一种排泄。

  前面我提到的那两只鸟,经常落在我家的木栅栏上,咯咯叫。我一直不知道它们是不是鸟,因为它们长得太大了,都有点像鸡了——或者说,经常有两只鸡落在我家的木栅栏上。

  还是没有人知道我住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我这个新居的电话。我忽然感到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至此,我坚持认为窗子上没有安铁栏杆是正确的,这样,所有的窗子都是逃路,否则,房子就成了笼子。我不认为防盗门可以阻挡一切。

  一天半夜,又刮风了。那哭声又出现了,好像是被风刮来的。

  当时,太太睡着了。

  我没睡。我说过,我时刻没有安全感,就是为了她时刻有安全感。她在梦中抱着我。这天夜里有月亮,我看见她睡得一点都不安详,皱着眉。

  那声音断断续续地飘过来。

  我轻轻推开太太,轻轻下了床,轻轻开了门,轻轻来到外面。

  风朝我扑过来,我全身一下就冷透了。

  我分辨着那声音的来源,可是它忽东忽西,忽南忽北,一点都不固定。最后,我甚至觉得它来自地下。

  我有点慌张了,它在水泥地面之下?

  我观察了一下四周,眼睛盯住了旁边的一个黑糊糊的门洞,从那个门洞走进去,是一条长长的坡道,顺着它可以走进地下室——那是自行车停放处,没有人看管。

  那地下室其实就在我家的下面。

  王爷花园离市中心很远,房主大多有轿车,自行车寥寥无几。在这里,它们的功能是锻炼身体,并不是交通工具——因此,地下室就显得很空旷。

  我对地下室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可能全中国的人都这样。一走进地下室,我就会想到坟墓,因为它没有窗户。

  我喜欢高处,哪怕风大一些。

  但是,太高

下页(1/2)
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