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象是夏天的时候,某个傍晚我很无聊,去夫子庙玩。就在准备回家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从前的同事。

  我和这个人其实也“同事”了不多久,当时还记得她的姓,现在都忘了,好象是一个很平常的姓。她说她老公不在家,邀我去她家玩,说也不太远。真是很奇怪,我就跟她去了。

  按说是不可能的,首先我和她关系只是一般,而且都不是特别了解,但我那天真的就跟她去了。
  
  我对于夫子庙往南的那一片一点都不熟悉,任凭她带着我上车下车,然后到了那个小区。她老公确实没在家,然后我就在她家看电视玩。

  我们聊到半夜要睡了,然后她老公就突然回来了,就跟她吵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吵起来的,他们在他们的房间里吵,我在客厅里,后来听出来好象是因为我这个同事和某人关系不正常,被她老公猜到了,但还没有证据,所以我同事就理直气壮地跟他吵了。我也不知道是该劝呢还是该怎么着,也不能去睡了,就看电视。
  
  那时侯大概都半夜过后了,那个男的突然冲进了厨房里,打开了煤气说了句“谁也别想活”什么的,当时我吓得,(汗一个,我这个人特别贪生怕死!)我一时没了主张,又不敢去劝,在那个时候去劝纯粹是找死,我这么想,于是一把抓过自己的包就跑出了门,任他们闹去。
  
  我对那个地方非常的不熟悉,又是半夜三更的,连方向都找不到了,只能见路就走,尽量走大路。转了好长时间,想着找站牌坐个夜班车回家(南京有很多夜班车的)。

  但是我转了很久,就是找不到站牌。
  
  那里有两个很大的十字路口,我奇怪竟然会没有站牌?!可就找不到,后来就看见路边有家网吧还开着,于是就走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就想上厕所,问老板,说在楼上,我就上楼,门挺多,但没看见哪个门上写着厕所啊,也不敢贸然敲门,于是就下来问老板,问明白了后又上去了,但是那个厕所的门却打不开,敲门问有人吗,里面也没人说话。我想可能是有人在里面吧,就下来了,直接上网。
  
  当时根本什么也没想,六角飞标还问我怎么这么个时间上线了呢,我还跟她说了同事两口子打架的事,她还说我做的对,保护自己要紧,似乎是这样。记得那时侯还在连载《宠鬼一一血儿》,我不记得有没有在帖子里说过同事打架的事了。总之那天也没感觉什么不正常。

  后来到了五点多吧,听到外面有公交车的声音了,就想回家了,然后下了线就又去厕所
  
  这次很容易就打开了,里面也没人。这个厕所很小,我不知道是几个平方,就是东西南北都是两米左右的长度,进门对面就是蹲坑,左边是一个洗手池,很干燥,似乎从来没用过。
  
  门上的锁,是那种暗锁,就是看不见插销,在门上一个小圆盘,上面竖着一块铁片(惭愧,还亏我是个写字的呢,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总之我头一回见那样的暗锁),我理所当然顺手就把铁片朝门框的方向按了下来,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并且按下来后我还拉了拉门,确实拉不开了。
  
  我上完厕所后,开门的时候,自然是要把铁片往上推了,推到了原来的位置去,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竟然拉不开门!
  
  我抓着把手怎么拉都拉不开!当然也推不开。那里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外面的声音我一点也听不到,但我当时什么也没想(亏在鬼话混了这么久啊,竟然没多少恐怖细胞!),就把铁片又换了个方向,好象是又按了下来,还是打不开。这回我急了,就把铁片乱转起来,忙了大半天,自己感觉大概有五六分钟吧,就是打不开。
  
  好在因为这种锁是我第一次见到,所以我想的就是我不会用,所以打不开,还没想到其他的。只是我也烦了(很没耐心的,呵呵~),就把包随手放在了那个干燥但很脏的洗手池上,想着算了不出去了吧。  
  
  那个厕所很小的,也没什么东西(上帝啊,幸亏没有镜子!!)我想还是开门出去吧,于是拿了包又去开门,哎,这回随便一拉就拉开了!我出去后还回头看了看,当然什么也没看见,不记得是否关灯了,总之下了楼就直接出了网吧,然后在网吧旁边就看见了站牌,正好还有到新街口的车,现在忘了是几路了,总之都是很陌生的,等了没几分钟车就来了,然后我就回家了。
  
  这个事情过去我一直没多想,就是觉得可能是自己不会用那个暗锁吧,到后来见了一个网友的帖子里说她租的房子里有个小鬼跟她开玩笑,把厕所的门关上不让她出来,我才想起那天我在厕所里的事,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无法想象如果当时厕所里出现个什么奇怪的声音或者东西,我会不会当场吓死过去。
  到现在我去一些陌生的厕所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的。我们这里这个网吧非常大,厕所也是四个隔间的,一个总门。

  但因为我去的时候一般都是人比较少的时候,厕所就基本没人,所以我总是把女厕的门打开着,然后隔间的门也不插上,随时准备着有意外情况赶紧逃跑。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