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的睡意催促我把未读完的《聊斋》放回枕边,关了灯,为明天的工作休息自己。
  睡得正香时,忽然听到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我发现宿舍里只有淡淡的微光,我看了一下放在床头的手机,却仍然还关着,时间还没有到自动开机的6点半钟。
  “谁啊?”我有点奇怪谁敲我宿舍门这样有礼貌的,偶尔是主管有力的敲门声把睡过头的我叫醒。
  “金于火先生,”竟是一个甜美的女声,“参观的车就要出发了,请你准备走吧。”
  叫的是我,没错,而且这么甜美的声音让人联想到那是星级服务。我记得并没有参加什么旅行社的参观活动,而且今天还要上班呢。但门外的声音让我身不由己地起床,并迅速理好了仪表仪容,然后开了门。
  我见到了一个漂亮女人,就像那些在电影里的明星一样散发着她成熟的美,在这寂寞荒凉的建筑工地的夜里仿佛聊斋中的狐或是鬼。她还戴着标有“义工”字样的胸卡。“准备好了吧,上车吧。”门口竟停着一辆豪华大巴,却标着“地府旅游直通车”,我看到车上已经坐了不少人。那漂亮女人向我亮出一个请的手势。
  我一时还没有理解“地府”的意思,以为是某家旅游公司的新奇招数呢。“去哪里旅游?可是我没有交钱啊。”
  “这是免费参观。”她向我笑了笑,使我心跳加速了一阵。“金先生曾想要到地府去参观。现在恰逢地府举行免费参观活动,你幸运地成为我们邀请的客人。”
  她简短的说明让我明白过来。“那我要跟上司请个假才行。有多久?”这么好的机会不容错过,而我真的想过要到地府去看看,况且只是去做客。
  “不会影响你正常上班的,只要很短的时间。”
  我踏上大巴,车上有的人对我微笑,有的人正和旁边的人交谈,有的人正在独自思考,和通常的旅游团一般情景。
  窗外却仍是夜的黑。大巴开得很快,看不到窗外的景象。我刚坐稳定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车停在依稀是个大学宿舍门前,又走上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
  车上估计只有二三十人,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其他大多是年轻人。我刚刚了解到周围的人来自中国各个地方,哈尔滨、北京、上海、广州……,车又停了两次,上来了两个人,然后就听到司机说:“到了,请下车。”
  那个女人最先下车,和一位衣冠楚楚的男子说着什么。我们鱼贯着下了车。
  那个男子说:“欢迎各位参观地府!我是地府外交部的发言人,大家或许有要问地府为什么要举办如此的免费参观活动?主要是考虑到人世间还有许多人对‘生’和‘死’的观念、对地府的工作和目前地府的改革和发展不了解,一方面给我们的工作增加了许多麻烦,另外对人世间失去亲人的人也有不良影响。鉴于地府幽灵们的呼声很大,地府政府决定进一步开放,免费请你们来参观,请你们作为沟通地府和人间的信使,传达地府的信息给人世间。”在听着这些话的时候,我环视了一下环境,那是一个广场,地上铺着石头,周围是人世间行政办公大楼一样的建筑物,但没有绿色植物,抬头也只望见如同阴天一样的灰蒙蒙的天空。“你们幸运地成为本世纪第一批人世间参观者。”他西装笔挺,打着领带,头发整齐,和电视里那些政府发言人一样的正统。
  “请你们跟随这位导游参观。”发言人指了指一位似乎是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年轻人(本应该定义为年轻幽灵),然后走开了。
  “请你们拿好参观牌,把它贴在胸前。否则,可能被地府警察查到,作为非法入境者处理。”年轻导游把一叠参观牌交给我们分发给各人。“按照外交部规定的路线,我们首先到地府科学院听L教授讲解有关地府的概况,然后参观地府灵魂管理中心和法院,并可以旁听法院的审判。大家走吧。”
  我挤到前面问:“这是什么地方?”
  “就顺便介绍一下这里。这是地府首都中心广场,那边是地府中央办公大楼,这边是地府最高法院大楼,地府科学院就在中央大楼后面那条街,居民区分布在再后面的街区。”
  “怎么没见什么‘人’的?”
  “幽灵们大都呆在屋里。地府里也没什么娱乐场所,也难得有外来访客。而大部分的幽灵是集中在灵魂管理中心等待判决结果,就又投胎转世去了……到了到了,大家请坐。”似乎只走了几步就到了科学院的一间课堂。
  台上坐着一位头发、胡子眉毛都灰白的老人,我觉得有点像是敬仰的某位故去的学者,但我只见过书上他的画像,不敢确定。“这位是科学院的L教授,大家接下来听他为我们讲课。”年轻导游说完就走开了。
  “各位,我有幸给来自人世间的各位客人介绍地府的一些情况。按照地府中央的制定的提纲,讲的内容主要是地府的现状,地府对亡灵的管理制度,人世间对逝世者的一些错误观念等。”教授翻了翻台面的一份想是地府中央提供的资料。
  “人世间传说中地府阎罗王、黑面判官、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和什么十八层地狱、上刀山下油锅啊,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人世间进入了讲人权和法治的时代,地府也改革发展了。其实人所见所闻的事物,都由自身的意识所决定,就如不懂英语的人,听到布莱尔演讲就像是听到动物在叫一样。人的灵魂没有形状没有质量,地府处于和人世间另一个境界,相对于人世间来说也是无形状无质量的。你们现在所见到的地府的景物和‘人’物,只是借助你们意识里的存在才让你们看到、听到。另外,地府管理层也在不断更新观念,地府的现代化发展是理所当然的。”我听了,禁不住轻声地说,对啊。
  “地府的地域范围与人世间的版图一致。地府实际上是位于另一个不同的境界,理论上就位于地底下。幽灵不需要人世间的阳光、空气和水,也不必吃饭,地府里没有阳光,也没有绿色植物。;‘人口’方面,在地府里居住满100年的不多,据地府统计公报公布的数字是只有5千万个,大部分就近居住在原逝世地附近的城市。你们大概奇怪中国13亿人口,而地府的幽灵的却如此的少?这个问题接下来在讲地府的灵魂管理制度时再讲一下。”
  我觉得有必要把教授讲的内容记下来,却没带纸笔,就举手想向教授借些纸笔:“L教授,能借些纸笔给我吗?”“我也要。”“我也要。”……
  “这里没有你们要的纸笔,纸也带不到人世间去的,你们只能靠自己了。好了,我们接着讲。”
  “政治方面,地府的阎王仍沿袭传统的‘禅让制’,官员任职根据‘德才兼备’的原则由中央考察任命。而现在地府逐步实施议会制,由居民选举议员。还逐步推行民主选举法官和行政官员,也正在积极推动民间办报和言论自由……这个有点离题了。地府最关键的机构在于管理人世间的亡灵方面,设置了三级审判法院,相当于地级市、省级和中央最高法院,这些机构管理着人死后灵魂的审判和投胎安排。另外有相当于人世间行政机关的机构,管理地府常住幽灵的事务和外交事务等。幽灵不会饥渴,不会生病,不会老弱,没有人世间的吃饭穿衣和生老病死的俗事,居留地府的居住问题也由地府统一安排,实行严格的供给制度,货币没有意义,因此地府里不使用货币。”
  “地府法院对于人世间亡灵的管理,已告别了过去落后的方式方法,应用高科技辅助管理的现代化方法了。基本程序是这样的:当一个人死了,其灵魂就进入地府境界。一般人是自动到地府的灵魂管理中心报告登记,而个别可能受到地府刑罚的人才由地府警察拘捕。接着,灵魂到法院接受法官审判。以前判断一个人是否受刑罚要雇用了许多线‘人’,还要判官夜以继日地工作。现在应用电脑化管理,由电脑自动记录每人在人世间的活动,一查电脑的资料就一目了然,即可依据记录做出判决。审判当然允许被审判者辩解,提出反证。一般情况下,审判一个人只须半天时间即可完成。必须在地府接受处罚的灵魂就到灵魂监狱里去进行刑罚。现在的刑罚摒弃了如‘下油锅’那样的惩罚方式,应用现代方法,主要是把原在人世间受其迫害的灵魂的感受转到他(或她)的灵魂上,转换角度,以此感化、净化其灵魂。”
  “当灵魂经过审判后,就进入投胎安排的环节。每个灵魂在投胎前,都要经过一道能自动消除记忆的‘新生门’,传统中是叫做喝‘孟婆汤’的程序。灵魂经过新生门之后,就如电脑被格式化一样,只留下一些人性本能的记忆,其他的一片空白了。至于人性本能的记忆,就如肚子饿了要吃饭,冷了要穿衣,痛了要哭的本能。有人把其归纳为五个层次的需要也可以说是人性的本能记忆。”
  “不过,”教授不看台面的资料说,“地府的工作有时也会出现失误,没有清除全部记忆就安排投胎了,就有一些天才人物出现啦。刚才说到中国人多而地府幽灵少的情况。中国在六十余年间从6亿人增加到13亿人,对灵魂的需求量成倍增长,只得大量动员原来居住在地府里的幽灵去投胎。但仍因为要出世的人多而灵魂少,有此时候只得把一批灵魂混合成整体后再分配,因此一些人只得到半个灵魂,或是不健全的灵魂,一些人却甚至没有灵魂,就像那些白痴。”
  教授看了一眼资料,接着讲:“投胎安排的原则上是根据灵魂生前善恶分为十个等级,然后以出生家庭背景作为主要依据也分为十个等级,各个等级对应随机安排。按现代理念来说,经过新生门的灵魂,已经与过去没有联系,新生的人生不应该再受前生前世的经历所影响。但出于对传统‘惩恶扬善’理念的尊重,仍然实行这一个分等级投胎的制度。不过,随着人世间的进步,家庭出身对一个人的人生影响会越来越少,这种传统制度也就仍可以继续执行。地府的另一个原则是‘不干涉内政’,也就是不干涉人世间的事务,更无所谓注定谁一生的命运,否则就不用法官审判了,只要拿当初注定的档案就行了。中国传统说的人一出生就‘命中注定’,其实是人们对命运的错误理解。事实上地府也不能管理人世间的事务,因为人和幽灵是两个不同的境界。”
  我心中升起一个“那么人的命运呢?”的疑问,就举手想提问,却发现前面有几个人已经举起了手。教授指了前面一个老人一下,那老人提问说:“地府不安排人的命运,那人的命运怎么解释呢?”
  “哦,这个问题本来不属于今天讲的内容。但我可以说一下我的理解。人世间有着各种各样的自然规律,有现在人知道的,也还有人还不了解的。也有些人理解是神创造了人世间的一切,但也有《进化论》和物理、化学、天文等各方面的科学技术发展帮助人们理解世界了。人只不过是在这各种各样的规律之中、在人组成的社会之中生活,历经了不同的际遇,这就是人世间说的所谓命运了。但你们试想,人世间那么多人,要注定每个人的命运并且还要监督着不要走偏了命运安排,该是多么巨大的工作量哪。而管理人的命运的神(或是说地府的工作人员吧)该有多庞大的队伍,该有多忙啊。然而,如果出错了,或者有些管理者有私心或恶作剧,那人世间岂不是乱套了?”
  教授说完这些,又向刚才举手的我们几个望了过来,我们都说刚才想提的就是这个问题。
  “那我们接着讲。”教授又看了资料一眼,“因为人世间对地府了解不够,因此形成了一些错误观念,诸如烧纸钱、坟墓风水等问题,要说明一下。”
  “人死后,灵魂来到地府,不能带走人世间的任何东西,就如人世间说的‘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地府里不使用货币,烧那些纸钱、甚至那些可笔的‘冥币’,还有纸做的什么贡品,都只是生者自己一厢情愿的想像而已。那些东西烧成了灰,也就成了灰。同样道理,世人给逝者造坟墓风水、大办葬礼,甚至花人世间的钱赔葬,绝大部分只不过是给活着的人看,是要为活着的人脸上添些虚荣的光彩。那些认为逝去的人的灵魂居住在坟墓里的想法,只是用人世间的思维方式来想像。当然,因为人死后灵魂是无法被看见,无法接触的,活着的亲人用坟墓来寄托思念;用上香、献花圈等‘扫墓’的形式来表达对逝世者的感情是人之常情,但那种祈求祖宗保佑的想法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逝者的灵魂大都经过新生门的‘刷新’,——引用现代化的一个名词——消除了过去的记忆,轮回到人世间开始新的生命。即使是极少数偶然传到地府幽灵的人世间的信息,也是‘人鬼殊途’,刚才说过的,人和幽灵是两个不同的境界,无法沟通。”
  “关于幽灵和人的沟通问题,传统中通过进入人的梦里和人交流是一种最主要的方式。但并不是每一个梦见灵魂的人都是真的和灵魂交流,许多只是人自己的梦而已。另外,人世间有一些人,据称能看见幽灵,与幽灵沟通。这些极少极少的人,是在经过新生门时没有把在地府里见到的幽灵记忆功能全部清除,他们所看到的只是残存记忆里的幻影,但幽灵可以把某些信息传达给他们。而人世间许多神棍神婆,自称能与幽灵沟通,那真的是在‘装神弄鬼’。有些电影里描写会害人

下页(1/2)
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