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三环公主坟附近有一条路叫万寿路。我讲的这个故事,并不是发生在万寿路上,而是发生在万寿路的一条辅路上,这条路叫归居路。
  归居路不是主路,路不很宽,但白天车却不少。
  北京车多,堵车最厉害,地球人都知道。
  在2006年末,电视台曾反复播放过这样一段录像,相信很多人都不会没有印像——
  那是一个冬天的深夜,时间大约在十一点之后。一辆红色的摩托车从一条小路上驶出来,摩托车上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戴着红色头盔。因为时间已经很晚,天寒地冻,人们早早猫在家里,或者已经钻进了被窝。万寿路辅路归居路上,不见一个人影儿,更没有白日飞驶的车流。
  一般人此时此刻,行到此处,看到空荡荡的马路,肯定会不顾什么红绿灯,径直走过去完事儿。但是,这个年轻人非常遵守交通法,尽管没有往来车辆,他骑着红色的摩托车依然等在路口,一直等到绿灯亮了,他才发动摩托车,准备从归居路上穿过。
  年轻人骑得不快,摩托车平稳地行驶在归居路上,眼看着年轻人就要骑着摩托车穿过归居路了,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飞快地驶过来,“砰”一声巨响,将年轻人和他的摩托车撞飞……
  我也看过这段录像,很为那个守规矩的年轻人感到惋惜。我甚至在想,如果当时年轻人不遵守交通法,不在那里等绿灯亮,早早地骑摩托车过去,他肯定不会死得那么惨。
  为什么一个如此严格遵守交通法规的人,偏偏被不遵守交通法规的司机撞死呢?
  苍天真是瞎了眼!
  不知道那个年轻人的家人该如何悲伤,不知道相关部门如何处理这起交通事故,只有时间会抹平一切……
  到了今年三月,我的一位恐怖小说读者——万寿路某派出所的办案民警忽然给我打电话,再三表示要请我吃饭。还说有不可思议的事情要告诉我。我推脱不掉就赴约了。
  我们在万寿路附近一家小饭馆吃饭,他说:“亦农老师,你看过那一段奔驰车撞摩托车的交通事故录像吗?”
  我点点头说:“当然看过。怎么了?”
  他忽然非常神秘地凑到我跟前说:“因为事发就在我们负责的路段,所以那段原始录像带就存放在我们所里。我前天晚上值夜班,没有什么事情就又拿出来看,忽然发现一个可怕的镜头——”
  我笑了笑问:“什么可怕镜头?”
  他说:“在那段录像最后,也就是在戴红头盔的小伙子被撞飞之后,我看到那绿灯上面,突然显现出一个骷髅头。”
  我吃惊地问:“真的吗?”
  他说:“我是警察,我能说瞎话嘛。亦农老师,我可是你恐怖小说的铁杆‘亦迷’,除了你,我还真不敢告诉别人。”
  我表示不相信:“鬼怪之事,都是小说家编出来赚稿费的,其实,世上哪有这种事儿呢?”
  他立即急了,红着眼说:“亦农老师,走!现在我就带你去我们所里,把那盘带子取出来放给你看,口说无凭,眼见为实,那绿灯里面绝对有一个骷髅头。”
  我心中也暗暗地惊诧,但表面上仍装出一副十足的惟物主义面孔。吃过饭,他主动买单,然后我们打车去他所在的派出所,找到那盘录像带,两个人找了一个偏静的放映室,关上门窗,拉上黑布窗帘,打开播放——
  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当年轻小伙子被飞驰而过的奔驰撞飞后,电视屏幕上就显出一片雪花。声音也嘶嘶啦啦的什么也听不清楚。
  我的这位铁杆“亦迷”急得要哭了:“亦农老师,我绝对没有说瞎话,我是亲眼看到那个绿灯里面的骷髅头了。为什么突然就变成雪花了呢?”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