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搬,我搬,我搬搬搬。仓库里的货物在飞快地减少,我神乎其技的搬运技术再一次显示了威力,如果没人发现,到明天早上,这里一颗子弹也不会剩下。

虽然我是只老鼠,但我可不是普通的老鼠哦,我是周围几十里所有老鼠的“大哥”。自从前年,我跟鼠打赌,一夜间搬空了地主家仓库所有的一千多钟粮食,我就成了所有老鼠的精神领袖,我的称号:“尽千钟”就是这么得来的。

不过我现在搬的,是弹药:炮弹,手榴弹,子弹……

军火库的一角,有豆儿挖好的地洞,弹药不停地被我运进地洞。豆儿是我的媳妇,也是附近挖洞最快,最好的老鼠,我现在对我们第一见面的情景还记忆犹新……

我原来只是一只无所事事的老鼠,那年,家里最后一位亲戚出去找食没有回来,我知道他回不来了。百无聊赖中,我出去走,走了好远……。碰见野猫,逃!碰见黄鼠狼,逃!碰见麻雀,逃!我都逃糊涂了,碰见麻雀逃什么啊?最后不知方向的我跑上了一座山。好高的山,我一路找着掉下的野果充饥一边往山上爬,我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去山上。

山上居然有一座庙!(我当时分不清,其实那是一座道观)看来我的衣食有着落了。

老鼠的本能使我一下就找到了厨房,可怕的是,一只猫也找到了我。我当时吓坏了,逃跑的路都在那只猫的控制之下,他把我逼到了墙边,我当时想我死定了。但仔细看那只猫,大吃一惊。那只猫并没有杀气,就像人类抓住小偷,会送去官府而不是就地打死。他显然只是要抓住我,而不是吃掉我。

结果我像个犯人一样,被那只猫“押送”到了大殿前。抬头,一位老人站在前面。长长的白胡子,飘逸的道袍,祥和的气息,我从内心感觉到,这一定是传说中的神仙。老人慈祥地说:“是你啊,云,你带来了一位小朋友?”低头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安详却不可抗拒的力量:“你既然来到这里,就随缘吧。”说完转身走进大殿,开使讲道。像有无形的力量引导,我不知不觉地跟着那只叫“云”的猫,走到老人跟前,安静地听他说道。

啊,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虽然听懂的很少,但只要听见道长的说道。便如沐春风,如醍醐贯顶。我的心,从没有那样舒畅过;我的眼,从没有那样明亮过。天下万物,归结为一个“道”,不管什么都要遵循天地间的道,也就是宇宙运行的规律。

那段时间我最大的快乐就是每天清晨准时地在大殿听道长谈道说法,到了晚上,道观的人会给我留一些东西在厨房的墙角,反正他们每天都要散不少的食物给山上的动物。这个道观里的人都受了道长的教化,都是很好的好人啊。

我和云也成了好朋友,这个懒猫,总是想偷懒睡懒觉,每天早上都是我用各种方法来叫醒他,准时去大殿听道。

我的头脑渐渐充实起来,身体也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后来道长去别处云游,没有了道长,觉得没意思,就想起回家去看看。告别了云,对着观内的人每人吱吱叫了几声,就下山了。回去的路上,就碰见了豆儿。

豆儿因为特别喜欢吃大豆而得名,可惜在家的附近,农户种大豆的很少,她就总是保持着对大豆的极端热忱。她是最好的挖洞能手,挖得又快又好,平时没事都不停地打洞来进行练习。这晚她又挖了一条长长的洞,连洞延伸到哪她都不知道,钻出地面看见四处无人,就在四周玩起来,等她发现那只山猫,晚了,退路被封死了。

美鼠落难,总是会有英雄相救的。正好被我碰到危险的情况,我一下就冲上去挡在了豆儿的身前,我虽然远不是山猫的对手,但我有个“绝招”。我在道观内,不只学到了众生平等的道理,久了,我的爪心可以发出一点小小的火光。什么威力都没有,但吓退这只山猫绰绰有余。我送豆儿回到家,就回自己家看看。

刚回到自己家没多久,“书生”来找我了。“书生”的家在我们这个村的教书先生家,当初他母亲在教书先生家的书堆里生下的他,就把他起名叫“书生”。书生在教书先生家呆得久了,结果像那个先生一样,满脑子的仁义道德,满嘴的之乎者也。豆儿遇险那晚,他正在野外踱步,为自己是个宵小鼠辈而苦恼万分。他就象个人类的文人,自视甚高,谁都瞧不起,总觉得自己比别的鼠有文化。结果看到了我吓退山猫那一幕,他彻底服了,找到我就认我作大哥,不过他是这样说的:“兄长在上,受在下一拜。吾辈中,唯兄长为出类拔萃人物。昨晚愚弟见兄长力退强敌,法力震天,实在敬佩之致,今日特来拜会。”


我倒,什么“力退强敌”“法力震天”,还真能夸张。他不但对我这样说,对别人也这样宣传我的“伟大事迹”。搞得方圆几十里的老鼠都知道这里出了个“大侠”,连山猫都可以打败。

这时就有鼠不服气了,打赌说我不能在一夜间搬光整个仓库的粮食,我当然不能。虽然我的搬运本领本来就很厉害,但一千多钟粮食啊,往哪搬,往哪放?但看着其他鼠崇敬的目光,我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为了解决放粮食的问题,我去找挖洞能手豆儿,结果去了就没回来:我和豆儿成了亲,还入赘到她们家(入赘是书生说的,其实不就是倒插门嘛)。

有了豆儿挖的地洞,第二天地主家看着空荡荡的仓库,哭得比死了亲爹还伤心。我把粮食散给了来观看的那些老鼠,(听说有这样的打赌,差不多方圆几百里的老鼠都聚齐了)我告诉老鼠们,有了这些粮食,可以以后少偷一些农民的东西。农民家里本来就没什么东西,要是偷得多了点,饿死了农民,谁来种粮食啊?这下大家都服了我,都管我叫“大哥”。从那以后,有了纠纷找我出面;有了问题找我解决;生了孩子都找我起名,虽然忙了点,不过当“大哥”的感觉还是满得意的。

过去的时光总是美好的,我现在望着军火库的弹药,胸中有着无尽的怒火……

我当着“大哥”还没有得意多久,就发现事态不对了。村里的人类开始不安起来,地主家拼命地把东西藏起来;比较富裕的人举家都逃走了;穷人家没办法,只是不住地互相打听情况。具我们听到的,好想是什么“日本人要来了”“日本人到哪了”之类的,日本人?到底是什么呢?

后来我终于知道了“日本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那是一个清晨,我听到了远处的哭声,那不是人类的,是老鼠的!我和豆儿走出洞,在远处的田埂上,看到了苇儿,书生的老婆

在我当年打赌的“搬仓大会”上,苇儿跟着父母来观看,书生在鼠群中一眼就看上了苇儿。为了爱情,他毅然放下了原先的架子,放弃了原先的尊严,入赘到了隔着几座山的苇儿家(到底是我小弟,这都跟我一样)我和豆儿还去参加过他们的婚礼,苇儿家那里种了好多大豆,豆儿差点就不回来了。

但是现在,苇儿抱着死去的孩子,哭得死去活来,都瘦骨伶仃的。我和豆儿把苇儿接回家,从她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由来:原来是日本人来到了他们村子,用枪,用炮,用火,杀光了所有的人,烧光了所有的东西。村子里血流成河,火光冲天,在那样的炮火下,老鼠的地洞肯定会塌的。书生夫妇带着孩子往洞外逃,眼看到了洞口,洞口的泥土石块却轰然塌下,情急中书生把苇儿和孩子猛地往外一推……等苇儿回身,大堆的泥土下,书生就露出半个脑袋。

苇儿哭着要把书生从下面挖出来,但是泥土太多,太重,书生断断续续地说出了最后的话:“苇儿……去找大哥,他可以为我报仇,你……和孩子,要好好地活下去。我们……可以毫无廉耻地偷,可以被人鄙视地活,……也可以没有尊严地死,但我们的后代……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苇儿带着孩子来投奔我,可是到处是日本人烧杀抢掠的情景,连草皮都全被烧焦了。千辛万苦地捱到了这,眼看就要到了,孩子太小,饿死了……随着苇儿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和豆儿都哭了,我们哭书生的悲惨,哭孩子的无辜……

晚上苇儿也死了。长期没有食物和拼命奔波,她早就没有奶水了,唯一挖到的一些草根都嚼碎喂给了孩子,她是凭着毅力才坚持到这,但现在孩子死了,她再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死前,苇儿对我说:“大哥,我们书生生前最敬重的两位,一位是原来那家的教书先生,一位就是你;他常跟我提到你,说老鼠都是蝇营狗苟地活,只有你超越了我们的生活,你有法力,可以打败强敌……你一定要替我们书生报仇啊……”

豆儿爬在苇儿尸体上哭,我的眼中充满了怒火。这世上居然还有日本人这样的……我真不知道该说是“人”还是“妖魔”。我一定要报仇,我要去找道长,我要请他下山,斩妖锄魔!

我没日没夜地赶路,很快就跑上了山。但道观已经被荑为平地了,到处是焦黑的弹坑,断壁残缘。天啊,道观怎么了?我在一片废墟旁找到了遍体磷伤的云,云告诉我,日本人的军队一直残杀中国人;前几天要从山下过,道长作法,只要日军一到山下,就立刻头晕脑涨,腿脚发软。日军过不去。但还有一些中国人帮着日本人杀自己人,汉奸告诉日本人,山上有个道观,应该是道长作的法。结果日本人对着山上猛地开炮,全观人都被炸死了,就连道长也……

云死时还盯着废墟边的半副画,那是《鼠骑猫图》。那一天云又要睡懒觉,我用过了所有的方法都叫不起他,只好在他身上乱跳,正好被道长看见,感到很有趣,讲完早课,就给我们画了这副《鼠骑猫图》。

我想起过去的日子,想起慈祥的道长,我欲哭无泪!我只是一只老鼠,我没有什么法力;但我是“尽千钟”,我可以搬空千钟的粮食,我是书生的大哥,我是老鼠的领头,我,要报仇!

我要跟日本人斗到底!我要搬光他们的弹药;我要偷光他们的食物;我要咬坏他们的东西,我要让他们无法立足!

豆儿打了条地洞到日本人的司令部,知道了一些他们的消息:日军杀中国人杀得太多,连弹药都快跟不上了,新的弹药今天运到,明天就要来到我们的村子了!

弹药库看守很多,但我一定要在今晚把弹药全搬走,我让豆儿先打好了洞,却不让她来帮我,因为太危险,万一失败,我们的孩子一定要有鼠照顾。豆儿很听话,虽然眼里含着泪水,却低下头去照顾我们的孩子。

我飞快的搬着弹药,炮弹,子弹,不停地送进地洞,这些要比粮食重得多,也多得多,但我好象不知疲倦,我的心里,只有愤怒。

那些卑劣的汉奸又出现了,他们比日本人还卖力地照顾着军火库,在日本兵面前献着殷勤……终于被他们发现,仓库里的军火少了很大一部分!

仓库外顿时起了很大的骚动,很多人开始大喊,很多的脚步声奔来,我知道,时机败露了,但我不能让他们用这些军火去杀人,去伤害豆儿和孩子!我,还有个“绝招”……

那点爪心的小火,虽然很弱,但毕竟不是普通的火,我把它发入了一个手榴弹的内部……“书生,看看大哥的法力……”

感觉到身体猛地迸散了,又感觉慢慢地向上飘。

“豆儿,我先走一步了,照顾好孩子和自己。来世,我在装满大豆的洞里等你。”

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