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好炫耀的,反正我现在是平胸,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平,是一块平板的平,一马平川的平.

基本上,如果我躺下,除了盆骨有两个突出的骨头,我身上就没有突出的东西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寝室,我是那三个女人的嘲笑对象,为此,或许是为了弥补生理上的缺陷,我拥有了一个女人的心理缺陷:我观察一个女人的第一眼就是看胸,特别是夏天,我喜欢从无数女人的胸部中寻找一平如我之人,反正女人看女人的胸部不用担心被当成色狼处理.



包括进入学校的洗澡堂,心理阴暗如我之人总是很阴险的选择最后一格洗澡间,一方面便于观察那些裸露的女人有多大的胸,另一方面便于隐藏自己不明显的第二生理特征.



每次洗澡我都会祈祷上天至少让我的第二生理特征变得稍微明显一些,但是显然上帝和我开了个玩笑.但是骗得过自己的眼睛却骗不过自己的手感,我的自我催眠相当有效,每次洗澡后我都觉得自己的胸部大了那么一点点,直到那天,那万恶的傻男人把万恶的手伸进我的内衣然后说了一句万恶的话,他抓着我胸部仅有的一点肉,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说:"这是什么?!"

我被彻底击溃,我知道,平胸将是我一辈子的标签,我不得不接受.

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被平胸这破事摧残了.

从高中进入文科班开始,我就明白,自己将进入和那些女生不同的轨道.

那些女生,不管高矮胖瘦,在夏天,一律看得到胸部的起伏,只有我,平得好象秋天的湖水,没有一丝波澜.



某天,众多女生聚集一起在讨论BRA的事情,话题不外多大尺寸,问到我时,我一脸茫然,因为直到此时此刻,我依然穿着有米老鼠图案的幼儿背心,完全不知尺寸之事.

此事犹如一道重磅炸弹,引爆了那帮女人的同情心,她们纷纷犹如关爱自己的雏儿般的母鸡,用满带同情可怜的口吻告诉我"女人一到这个阶段就应该戴BRA了,不然将来会造成胸部下垂."



胸部下垂的惨状我见过,当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夏天,曾见一六十左右的瘦小老太太双手叉腰而行,不幸的是她衬衫胸部重要位置的纽扣未扣,露出里面黑色的薄纱罩衫,一对状如丝瓜的下垂到肚子的乳房清晰可见.可惜那时我还不懂什么叫委婉,不顾周围人来人往,直接大声干脆的做了好事,告诉老太太:"咪咪出来了!"

回想起来,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我不要在五十年后带着吊到肚子上的丝瓜!可惜,当时我并不知道,我根本没有能够吊丝瓜的潜质.



我回家告诉老妈,我要买"胸罩",当时那个词是多么的难以启齿,我妈说话却毫不含糊:"咪咪都没有买什么胸罩!"

我想我大概天赋与众不同,别人都在长胸部的年龄,我却在长个子(170)。

看很多大胸的人说,在青春期,因为胸大,不好意思,只好驼背走路。

而我,在青春期,因为胸小,不好意思,只好驼背走路。

虽然现在才知道不管平胸大胸,都应该挺胸昂头的走路,但当时颇为一句广告词而自卑的驼背了好久,那广告词说——“做女人,挺好!”



第一次要求买胸罩被老妈干脆利落的拒绝后,本来我也打算就此罢了,但是我想罢我们班上60多好女人不想罢。每次我一进教室,60多双女人的眼睛探照灯一样盯着我的胸部,然后都很焦急的说:“怎么还不买啊?”,好象即将吊丝瓜的人是她们。况且,被60多双眼睛盯胸部的感觉比一双眼睛盯60多个人胸部的感觉还要宏大,一双眼睛盯60多个人的胸部怎么也带点小人无的猥琐,60多双眼睛盯一个人的胸部根本就是在开审判大会。

天天被审判的人,怎么着也觉得自己有点对不住群众了。

被群众的热情鼓舞着,我决定进行最后的抗争。

我决定采取迂回包抄法。



我先对我妈做出如下感慨:“老妈,为什么你咪咪这么大,我的这么小啊?”

我妈看一眼自己的:“你以为咪咪大了好啊?年青的时候都要驼背走路,都不好意思,而且一到夏天就热得要死,老了还下垂。”

我:“我同学说如果发育阶段不戴胸罩的话,将来也会下垂的。”

我妈很坚决的:“你绝对不会!”

我有点生气:“你怎么知道!你难道就知道我长不了了吗?”

我妈:“那也是以后的事。”

我怒:“我以后下垂了哭都没地方哭!”

我妈怒:“我给你买了胸罩你撑不起来才是没地方哭!”

我(心虚):“你不买怎么知道我撑不起来。”

我妈(轻蔑):“你不信就试试。”



不管怎么样,目的总算达到,我妈果然给我买了三件白色的无衬垫无铁丝的白色棉质胸罩,我当时宝贝一样,拿了一件就往身上套,本来没套身上之前还稍有弧形的部位在套到我身上之后立刻像被挤扁了一样,在两个关键部位形成一道横亘胸部的褶皱,我还异常得意的在镜子前面骚包一番,激动万分,仿佛自己已经摆脱吊丝瓜的厄运,逃出60多双探照灯的审判范围。



恨不得立刻以此着装向天下女人昭示:我也有胸罩啦!!!

现在回想,那褶皱根本就是尺寸不合适的证据,当年居然被我老妈糊弄还激动万分,大概在我老妈的眼里,我穿与不穿,效果都是一样的。

对于胸部形成的理论性加实践性的整体认识,是在读大学的时候。

那可谓一个量化向质化的飞跃,飞跃,飞跃啊!!



宿舍第一天,洗澡准备过程中,激动难以表达,大概是因为第一次的住宿生活,很想窥视同寝室的其他三个人的杯容量。

洗澡过程很正常,但我洗澡心理比较阴暗,在窥探。

和我床挨床的小丽,胸部,目测:半个东北馒头!(恩,差距不是很大,可以接受)



我的上铺,萝卜,胸部目测:一个南方早餐馒头。(哈哈,差距更小,可以可以)

小丽上铺阿花,胸部,目测:4/3个排球!!!!(震惊!!!!)

我刚才建立的良好的自我感觉瞬间被那大个排球秒杀,没有给我任何回旋余地。

因为,阿花只有150的身高啊!!居然扛了1又1/3个排球在身上,这负担,给我相当沉重打击,这是我至今接触到的最伟大的胸部!!!

我怀着半是崇拜半是羡慕的心情,很委琐的把自己的身子又往澡堂最深处移动了半米。



人和人的差距,竟然可以有从摊鸡蛋到小排球那么大!

后来我心怀鬼胎的问过阿花的食谱,她给我列出的食谱让我再次震惊:青菜,除了青菜还是青菜!

谁能想到,一只只吃青菜的小白兔竟然能够有肉食动物的身材。而我这个无肉不欢的肉食动物竟然只有素食动物的身材。我觉得很不公平,不是说吃什么长什么么?我天天吃肉,却一点都没有长到那个需要长肉的地方去,阿花天天吃青菜竟然能够拥有那么伟岸的身材。



我把这个大发现告诉小丽和萝卜,才知道,原来她们也在第一次洗澡的时候就阴暗地发现了阿花的排球,原来她们也心怀鬼胎得问过阿花食谱,原来,我豁然开朗,不是我一个人对自己和别人的胸部拥有如此阴暗的心理。

于是,我很不识趣地问她们对我的目测结果。

她们抛过来三字————“飞机场!”



我:“多没创意啊,就是撒哈拉大沙漠也比飞机场好啊。”

她俩:“得了吧,大沙漠至少还有个小沙丘呢!”

小丽,是一个我不得不提的人物,她在我的胸罩人生中担任了导师角色。用现在比较通俗的话来说,她是我的闺蜜

某天,我想小丽埋怨我的胸罩穿身上后有两条褶皱的问题。

小丽一翻白眼:“买有衬垫的啊!”



我:“衬垫不是会好热好热啊。”(我那大胸不知小胸寒的老妈早已给我灌输了有衬垫的胸罩将会在夏天把我焐得痛不欲生的思想……)

小丽:“哪有那么夸张啊,我就戴的有海面垫的。”

于是生平第一次,我红着脸,和小丽一起踏进了内衣店。



面对肆无忌惮高挂在店堂里的各色内衣,我不敢抬头细看,虽然很想仔细研究传说中的黑色蕾丝边类型,但我的羞耻心在提醒我:平胸就给我安分点,快点搞件衬垫的白色胸罩撤了就行!



小丽拉着我问老板:“她穿多大的。”

老板看了我一下,用手在我背上一划:“34”

然后我指了一件白色衬垫的,老板拿货,我交钱,走人。

回寝室一试,果然刚好合适。

当时还很为老板的料尺如神惊叹了一番,现在想想,内衣老板阅胸无数,我等的尺寸老板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了。

从此,我的内衣实现了衬垫式的质的飞跃,胸前果然不在有褶皱,走路都理直气壮了许多。



也是在小丽的指导下,我终于明白了抹胸、内衣、吊带、钢托等等诸多内衣品种,也在她的带领下勇敢尝试了抹胸这一奇特的东西,终于发现,我这辈子都脱离不了的东西还是衬垫,要是不穿衬垫胸罩,我那抹胸一辈子都别想抹起来。



对于阿花,这个我胸部生涯中的传奇人物,在我感叹造物不公的情况下还是小小的平衡了一把。虽然这样说很矛盾,但我的确想得很矛盾。因为我埋怨上帝没有给我一个符合170身高的胸,但是我也很幸灾乐祸的高兴上帝给了阿花排球的胸150的身高。(很阴暗,我果然很阴暗)



不知道其她大胸的女人是否真实存在一种奇特的虚荣心,就是一方面很喜欢别人夸赞自己的胸,但另一方面又觉得这种夸赞在某种程度上是令人感到比较难堪或者委琐的。

至少在我半是嫉妒半是羡慕的夸赞阿花那1又1/3的排球的时候,阿花是笑着说:“不要这样说啦。”这种事情一般发生在我们更换衣服的时候,阿花穿的就是不带衬垫不带钢托的全是布料的胸罩,这种在我身上起褶皱的胸罩却把阿花的胸部包裹成两个紧紧的球形。



大概我们寝室这另外这两个女人的阴暗的心理都和我差不多,在我赞扬阿花的排球的时候,她们也会和我一样的语气附和,都说:“就是,好羡慕你啊~~~”

阿花也不知道是因为胸大就有了话语权还是因为被赞美冲昏了头脑,在我们对她进行完表扬后,她一般都会用评论家的语气对我们三个的点评一番。每次,她对我的评论都是“飞机场”。



一次两次还好说,反正是事实,我不反驳。

但是某次,在阿花又一次点评我“飞机场”后,我真的怒了!很怒!!非常怒!!!

于是我当着她们的面,对阿花说出了心里暗藏许久的诅咒:

“胸大有什么好,以后下垂,吊在肚子上!!”

阿花明显被震惊,她下意识的看自己的胸部,可能从来没想过胸大还有这种副作用。

而那两个,则很阴险的把身体藏到日光灯照不到的床角落,扑哧扑哧的笑。

我也很震惊,因为我没有料到,我对阿花竟然说出了心理最阴沉的诅咒,这是平胸人的最大的失败,因为平胸人是应该宽容大胸人的~~~~



关于平胸问题,我的确自卑过,在高中时期,因为那时候对班上那60多号女人的胸的认识基本上是停留在衣服的层面上,透过衣服的起伏度感觉她们的胸基本上都符合半个北方大馒头的水平。但自从在小丽的教导下认识了衬垫、钢托这些玩意以后,我已经不再自卑了,因为———再好的胸也是撑起来的!(当然,有些是先天撑起的,有些是后天撑起的)



不知女人对于胸部问题特别是尺寸问题的敏感是与生俱来的本性还是相互调教的结果,但我敢肯定,一般到了青春期的年龄,或多或少都开始关注胸部。

如果你身边的女人到了发育年龄胸部一个劲的往外冒而你自己的却毫无动静,不知有多少姐妹曾经和我一样怀疑自己是否存在性别问题。我当时曾极度怀疑我是男的!!



现在对自己平胸状况追根溯源,发现在初中时期的一件事情显得很可疑。

初中,正处在刚好发育期,胸部开始有涨痛的感觉,洗澡的时候都不敢用力。可是有一天,我钢笔掉课桌下了,我蹲下去拣,莽撞而激动的一胸撞在凳子上,立刻头冒金星,胸部剧痛。当时羞于向老妈开口请教这个撞胸事件,只好任由它们痛了两三天。



后来,在周围人开始长“横胚”(意:身体横向发展,长胸,长腰,长屁股)的时候,我还在疯狂的抽条,在周围人停止抽条的时候,我还在抽条,等周围人都初具S型的身材的时候,我也初具了平板型身材。

还好,那时候还不胖,很瘦,竹竿。



我常想,要是我继续保持大一的体形会是怎样的结果。

我大一的时候,由于突然脱离父母的管教,开始纵容我的嘴,我一顿饭的容量是寝室那三个女人一顿饭的总容量,身体终于开始横向发展,但还没等我完全体会到晚横向发展的喜悦,我已经体会到类似

下页(1/2)
306